留守还是回国:留学生“人在囧途”

2020-03-26 12:43 来源:网络整理 已有 次阅读

原创 谷河传媒 布谷岛

留守还是回国:留学生“人在囧途”

文|赵萱 皇甫思逸 王颖 彭闽

编者按

海外新冠疫情急剧发展,多国开始采取封城、封境策略,高校也纷纷停课或开展线上教学。随着境外输入型病例的增多,国内的入境政策也进一步收紧。对于孤身在外的留学生而言,处境变得尤为艰难。原地留守,要面临物资紧张、歧视扩大化的窘境;辗转回国,要面临未知的感染风险和瞬息外变的过境政策。此外,网络上对于留学生回国的争议越来越大,这给他们带来了更多压力。身处疫情的漩涡之中,海外求学的中国留学生已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。

谷河传媒采访了七名留学生,他们有五位选择回国,两位选择留守。来听听他们的故事。

饿得难受,

我在回国飞机上憋着气吃东西

千冬(化名) 马德里-阿布扎比-北京-南昌

3月4日,我在交换生微信群里看到一则坏消息,一位同学说她所住地区有了确诊病例,与她合租的护士,和这名确诊病例有过一定接触。

当日,西班牙已有250余例确诊,我们所在的托莱多市距疫情严重的马德里约80公里,每天有很多大巴往返两地。形势突然变得紧张起来。

此前,大部分交换生都正常去学校上课,但有些同学害怕疫情,不敢出门。有位老师看到有同学没来上课,怒斥道:“有些同学以疫情为由不来上课,这是非常愚蠢的行为!病毒对于健康的人来说是没有威胁的,你们需要做的就是勤洗手,增加锻炼,按时来上课。”这位老师人很好,对中国学生并没有偏见,但通过她的话却能体会到西班牙当时对疫情的忽视。

但疫情爆发以来,偏见无处不在。生活中处处都能听到单词coronavirus。有一次我们在餐厅吃饭,旁桌的小孩喊了一句coronavirus,还指着我们说了一句China。当我们看过去的时候,小孩母亲连忙阻止他并用西班牙语向我们道了歉。

尽管此前已经囤积了一些物资,做好了居家防疫的准备,但在疫情和歧视不断累积的情况下,我们还是决定申请中止原本六月结束的交换,提前回国。提交一系列申请文件后,我们终于获得了学校的允许,准备回国。

得知我们要回国,当地的一些朋友还与我们告别,并表示很乐意帮我们处理房子租金的后续问题。当我提醒他们注意防护时,他们的回复却是出奇的一致:“La situación está controlada”(情况在控制之中)。

我订的是11号上午九点多从马德里起飞的航班,在阿联酋阿布扎比转机后飞往北京,再从北京转机回南昌。

留守还是回国:留学生“人在囧途”

去机场前,我做了最大程度防的护 受访者供图

为了做好防护,我戴上了口罩、护目镜以及手套。包车抵达机场后,我发现机场的工作人员没有任何防护措施,外国乘客中也少有戴口罩的。放眼望,去戴口罩的都是亚洲面孔,有的还穿上了防护服。

那天有很多马竞的球迷出现在机场,随队前往英国利物浦参加欧冠1/8决赛。当时,西班牙境内的感染人数已经破千,马德里大区的感染人数也达500人以上。但对于他们来说,仿佛足球和节日更重要。

飞往阿布扎比的飞机上大多是中国人,飞机降落在阿布扎比后,我发现有很多中国人选择在这里转机回国,机场的工作人员基本都戴了口罩。而从阿布扎比飞往北京的航班上,乘务人员一律戴上了口罩。

这趟20多个小时的旅程对我的身心来说都是一种考验。由于长时间戴着护目镜,我的眼睛一片通红,绑带下的皮肤也隐隐作痛,加上口罩带来的呼吸不畅感,我只能带着不安艰难入睡。醒来时发现飞机已在新疆上空,心中突然舒坦了许多:总算是回国了。

然而,由于一直戴着口罩没有进食,饥饿感很快袭来,我还是忍不住在飞机上吃了一点东西。吃东西时,我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地把口罩摘下来,迅速吃下一口后,立刻戴回口罩咀嚼并大口呼吸。如此往复,口罩逐渐被我的呼吸浸湿了,那股闷热感真的很难受。

12日早上九点多,飞机准点停靠在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。从严重疫区回来的乘客优先接受体温检测,这趟航班上,第一批检测的是意大利回国的旅客,其后才是我们。在出海关之前,我们还需要填写健康申明,并进行第二次体温检测。在海关处,大家排队都会隔开大约一米的距离,现场的秩序还算井然。等待转机期间,我在机场吃了点东西,餐厅里的人都隔桌而坐。

Copyright © 2009-2021 baby32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沪ICP备09033879号

网站地图